11715984_717507485037913_242810015_n  

[近期試讀]召喚師(1):魔力初現(皇冠)、《How To Make A Wish(NetGalley)

[發文計畫]  {Book}  渡鴉之城、異能世代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{Movie} 美女與野獸 Beauty and the Beast  


[Currently Reading]

Caraval ||| Simon v.s. The Homo Sapiens Adenda |||  Glass Sword ||| 


[Currently Watching]

The 100 地球百子 (S4)  ||| Big Little Lie 美麗心計 (S1)  ||| This Is Us 我們的生活 (S1) 
Teen Wolf 少狼
 (S6) ||| Quantico 碟影行動 (S2) ||| A Series of Unfortunate Events 波特萊爾的冒險 (S1) 

 

 

 

以下節錄自"夜之屋"官方FB :

1 奈菲瑞特

心中一陣煩悶、騷動,奈菲瑞特醒來。在完全脫離半夢半醒的惚恍狀態之前,她伸出纖細修長的手指,去探身邊的卡羅納。她摸到的手臂,肌肉是如此結實,皮膚是如此滑潤,感覺起來真舒服。她的觸撫是這麼輕,如羽毛一般輕輕拂過,身邊人卻已醒來,立刻翻身,急切地偎向她。
「我的女神?」他聲音沙啞,睡意仍濃,卻可以感覺到他的欲火已重新燃起。
這惹惱了她。但惹惱她的不只是他。
他們全都惹惱了她,因為他們都不是他。
「滾開……克羅諾斯。」她得停頓一下,才想得起他誇張、荒謬的名字。區區一個無知無識的戰士,居然僭用古希臘泰坦神祇的名號。
「女神,我做了什麼事惹妳不高興嗎?」
奈菲瑞特睜開眼睛看他。年輕的冥界之子戰士斜靠在她身旁,俊俏的臉龐充滿期待,一副心甘情願為她獻身的表情。在她這間燭光昏暗的臥房裡,他那雙湛藍的眼睛依舊迷人,一如當天稍早他在城堡庭院鍛鍊體能和技能時,她看到的那個模樣。那時,她的情欲被他撩起,秋波一送,他就乖乖來到她的身邊,熱切地想要證明,他確實勇猛如古代的神祇,而不只是徒然取這樣一個名字。然而,他的熱切終歸徒勞。
問題是奈菲瑞特曾與不死生物同床共枕,親暱廝磨。這個克羅諾斯是不是冒牌貨,她太清楚了。
「呼吸。」奈菲瑞特說,不耐地看著他那雙藍眼睛。
「呼吸,女神?」他不解地蹙起眉頭。他額頭上的刺青圖案應該是刺球和狼牙棒,但在奈菲瑞特看來更像是七月四日美國國慶施放的煙火。
「你問我,你做了什麼事惹我不高興。現在我告訴你了:你在呼吸,而且這麼靠近我在呼吸。這惹得我不高興。你該下床離開了。」奈菲瑞特嘆一口氣,對他輕輕揮了揮手。「滾,現在就滾。」
他露出受傷和震驚的表情,無從掩飾,看得她差點哈哈大笑
然而,難道這小夥子真以為他可以取代她的神聖伴侶?想到他心中可能懷有如此狂妄的念頭,她的怒火不禁燃起。
在臥房的角落,暗影中的暗影滿心期待地震顫著。她沒有正眼看它們,但可以感覺到它們的騷動。這讓她芳心大悅。
「克羅諾斯,你是可以帶給我一些消遣,而且你也給了我短暫的歡愉。」奈菲瑞特再次撫摸他,但這回沒那麼溫柔。她的指甲在他粗壯的前臂留下兩道隆起的抓痕。年輕的戰士沒有皺眉,也沒有縮手。相反地,在她的觸摸之下,他興奮地顫抖,呼吸變粗重。奈菲瑞特漾起笑容。打從一開始,當他的眼睛跟她對望,她已知道,痛楚會撩起這傢伙的情欲。
「如果妳允許,我可以給妳更多歡愉。」他說。
奈菲瑞特臉上繼續掛著微笑,緩緩地微微吐出舌頭,一邊看著凝視著她的克羅諾斯,一邊舔著自己的朱唇。「或許改天吧,或許。現在,我只需要你離開。不過,當然,你要繼續仰慕我。」
「但願我能再次讓妳知道我有多仰慕妳。」這「再次」兩個字,他說得是如此甜膩,如此猥瑣。接著,他居然不知分際地伸手要撫摸她。
彷彿他有權利碰觸她。
彷彿她的意願必須順服於他的需求和情欲。
一個小小的回音從遙遠的過去傳來,從奈菲瑞特塵封的記憶滲漏出來。那段往事,她以為她早已連同自己的人性一起掩埋了。當童年的記憶侵入當下的時空,她仍可以清晰地感覺到父親的撫摸,甚至聞到他呼吸時酒精的酸臭氣味。
就在這一剎那,奈菲瑞特立即做出反應。她的動作輕巧流暢,宛如呼吸一般自然,舉起抓傷戰士手臂的手,掌心朝外,伸向流連在房間角落,最靠近的一團墨黑。
她的碰觸可以引起克羅諾斯立即的反應,但那團暗影的回應更快,她迅即感受到它那致命的寒意,也立刻陶醉在悸動裡。更棒的是,它驅走了方纔冒出的回憶。她冷冷地將那團黑影往克羅諾斯身上擲過去,說:「如果你渴望痛苦,那就來嘗嘗我的寒冽之火吧。」
被奈菲瑞特擲出的魆黑暗影,迫不及待地刺穿克羅諾斯年輕光滑的肌膚,在她撫摸過的前臂劃出一道道猩紅血絲。
他呻吟,但這次恐懼的成分多於激情。
「現在,乖乖照我的話去做。滾開。還有,年輕戰士,你要記住,女神被愛撫的時間、地點和方式是由女神自己決定,你可別又越過界了。」
克羅諾斯抓著流血的手臂,頭俯得低低,對奈菲瑞特鞠躬。「是的,我的女神。」
「哪個女神?說清楚,戰士,我不接受含糊不清的稱謂。」
克羅諾斯立刻答道:「我的女神,妳的頭銜是妮克絲化身。
她緊蹙的面容開始放鬆,換成一張美麗、溫暖的面具。「非常好,克羅諾斯,非常好。瞧,要取悅我很容易吧?」
在她的翠綠眼眸凝視下,克羅諾斯再次鞠躬,右手握拳放在心臟位置,說:「是的,我的女神,我的妮克絲。」語畢,他恭敬地退出她的內寢。
奈菲瑞特臉上再次漾起微笑。她知道自己其實不是妮克絲的化身,但這無關緊要,因為她根本沒有興趣扮演什麼女神的化身。「若是化身,就代表我不如女神。」她對著聚集在她四周的暗影說道。真正重要的是權力,如果妮克絲化身這個頭銜有助於她奪得權力,特別是能幫她收服冥界之子戰士,那麼,她就冠上這個頭銜,讓他們這樣稱呼吧。「但我要的不只是這樣──不只是站在任一個女神的陰影下。」
創作者介紹

LITTLE READING MONSTER

Ames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uajxw
  • 母親節到了 祝天下媽媽都快樂